意大利系列之桑普多利亚:那一抹汪洋恣肆的蓝

无论是在意甲联赛的百年征战史中,还是在热那亚足球史册里,血统纯正的热那亚队都曾是该市足球最为醒目的旗帜。该队一直是意甲赛场上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为“灯塔

之城”赢得了无数荣誉。但是风流水转,在经历了上世纪90年代的几次“升甲快感”后,热那亚队终于在意乙的苦海中沉沦,如今为热那亚足球支撑局面的只有该市新的足球代言人桑普多利亚队。

1946年8月12日,Sampierdarenese和Andrea Doria两大组织合并成立了现在的桑普多利亚俱乐部。如今的桑普多利亚深蓝色传统队服,就是融合了多利亚队的蓝色与桑普队的黑红而成的。与“百年老店”热那亚队相比,桑普多利亚只能算是小老弟。那时还是叫“桑普金”的桑普多利亚队早期成绩实在乏善可陈,充其量就是在意甲、意乙间厮混。与此相对应的是,它的拥趸数量、球队影响力也与热那亚队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一切都发生了改变,石油大亨保罗·曼托瓦尼成为球队的老板后,一掷千金将曾分别为利物浦和诺丁汉森林队夺取冠军杯桂冠的名将弗朗西斯(Trevor Francis)、索内斯(Graeme Souness)网罗帐下,“桑普金”呈现出崛起迹象。1985年意大利杯赛上,桑普多利亚队勇夺俱乐部历史上的第一座冠军奖杯,从而引起了世人的线年,出生在南斯拉夫诺维萨德的博斯科夫(Vujadin Boskov)成了“桑普金”的主帅,一段传奇就此上演。博斯科夫曾在1981年率领皇家马德里队进入欧洲冠军杯决赛,有丰富的经验和出色的执教能力,他重新整合了球队的攻防体系,注重发挥年轻球员在队中的“鲶鱼效应”(日后名动江湖的维亚利和曼奇尼等人就是这场“青春风暴”的最大受益者),花大力气提高球队的进攻效率。老板曼托瓦尼也没闲着,他大笔一挥,在1985年挖来了后卫维尔乔沃德(Vierchowod),次年买进门将帕柳卡(Pagliuca)和巴西国脚塞雷佐(Cerezo),1989年带来了“大力水手”隆巴多(Atilio Lombardo),1990年苏联名将米哈伊利琴科(Mikhaijlichenko)加盟,使球队的实力得到了飞速提升。主帅运筹帷幄,老板不惜血本,这对组合堪称当时意甲的黄金搭档。与此同时,博斯科夫还审时度势地确定了从杯赛入手,渐次磨合球队阵型打法的战略目标,此举在当时来说无疑是极为明智的。因为当时在意甲赛场上普拉蒂尼的尤文图斯和马拉多纳的那不勒斯双峰对峙,其他球队根本就没有竞争力。

老帅的一番苦心终于结出了硕果,在1987-1988和1988-1989两个赛季,他们显示出了极强的淘汰赛作战能力,连续两个赛季夺取意大利杯。1990年,球队更是再接再厉,杀进欧洲优胜者杯决赛,并凭借维亚利的两粒入球击败安德莱赫特队夺冠,这也是球队历史上唯一的欧战王冠。更为可喜的是,一支打法成型、技战术特点突出的球队已经诞生。老成持重的隆巴多、优雅迷人的米哈伊利琴科、冷静至极的曼奇尼(Roberto Mancini),还有勇猛无比的维亚利(Gianluca Vialli)、高大英俊的帕柳卡……一大批青年才俊聚集帐下,博斯科夫有了觊觎意甲联赛冠军的实力和本钱。

1990-1991赛季,注定是属于桑普多利亚的蓝色。他们在34场联赛中取得了20胜11平3负的骄人战绩,以积51分领先第二名米兰双雄五分的优势问鼎意甲联赛冠军。在米兰双雄的“三剑客”、“三驾马车”面前,桑普多利亚也有属于自己的拳头产品:米哈伊利琴科-维亚利-曼奇尼,这个“黄金三角”在那个赛季大放异彩。米哈伊利琴科居中组织输送,而维亚利、曼奇尼分别为球队贡献了19个和13个进球,前者更是成为了联赛的最佳射手。

曼奇尼和维亚利是当时队中的代表人物,他们分别于1982年和1984年加盟,一起见证了球队的由弱到强并称雄亚平宁的过程,曼奇尼甚至在18岁时就进入了贝阿尔佐特的1982世界杯40人大名单。但是这对在球场上所向披靡的战友却因为性格的原因一直报国无门,他们双双错失了1986世界杯。四年后,虽然他们得以参加本土世界杯,但被寄予厚望的维亚利表现差强人意,曼奇尼更是没有得到一分钟的上场时间。也许正是由于在国家队的郁郁不得志才激发了两人的万丈豪情,他们类似于机枪扫射般的癫狂进球,把球队送上了意甲的顶峰。

第二年,桑普多利亚队角逐欧洲冠军杯,在与卫冕冠军南斯拉夫的贝尔格莱德红星队同组的情况下,主客场两胜对手,6战3胜2平1负挺进决赛。“灯塔之城”的球迷翘首以待欧战的终极荣耀,但是,随着罗·科曼一记石破天惊的直接任意球破门,由克鲁伊夫执教的巴塞罗那队笑到了最后,桑普多利亚队只能满怀遗憾遥望欧洲足坛之巅。

其后,博斯科夫与老板曼托瓦尼产生了严重分歧,他负气交出掌握了六年的教鞭,解甲归田。博斯科夫共率桑普多利队打了316场比赛,得到了“诺维萨德的巫师”、“智者”等众多美誉。维亚利也在此时被尤文图斯高价收购,更为遗憾的是曼托瓦尼再也没有机会看着自己的球队再创辉煌了,他于1993年10月因患绝症而撒手人寰。后来为了纪念这位对桑普多利亚有过巨大贡献的主席,热那亚市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道:保罗·曼托瓦尼大街。

1992-1993赛季,瑞典人埃里克森(Sven Goran Eriksson)入主费拉里斯球场,他接过博斯科夫的大旗,继续着球队魔幻般的表演。而球队此时进入了曼奇尼、普拉特、尤戈维奇和埃瓦尼(Albergio Evani)等人的表演时段。浓郁的浪漫气息和深厚的文化底蕴,特别是充满艺术气息的“辫帅”古利特(Ruud Gullit)此后来投,使该队更加迷人和性感。在获得该赛季的第七名后,1993-1994赛季他们一度对冠军发起冲击,只可惜最后功亏一篑。但是,古利特连入两球,帮助球队以3∶2力擒其旧主AC米兰的壮举还是堪称经典。

同在那一年,桑普多利亚队在遥远的东方古国掀起了滔天巨澜,随着1994年之夏他们在北京会战中国国家队,一股商业比赛的热潮迅速席卷了中国,球迷们为难得一见的球星真人秀而忘情欢呼。许多中国球迷就是在那时产生了“桑普情结”。类似于工体不败的“神话”使球迷们坚信,中国足球的水平与世界顶尖水平差得并不远。

以后几年中,桑普多利亚队先后来了卡伦布(Christian Karembeu)、西多夫、贝隆和基耶萨等攻击天才,球队的打法也一直没有改变,一直激情澎湃。桑普多利亚也因而成为意甲赛场上最具个性和观众缘的球队。但是,俱乐部管理层已经出现了混乱的苗头,埃里克森出走拉齐奥,更使球队的问题雪上加霜。尤其是日益凸现的经济问题,使俱乐部已经无力留住这些天才球员。西多夫、卡伦布、贝隆、基耶萨等先后成为强队们在转会市场上的“战利品”,1997年,效力桑普多利亚长达15年之久的旗帜人物曼奇尼也前往拉齐奥,追随昔日恩师埃里克森,两年后,这一抹蓝色最终告别意甲赛场,降入乙级。

桑普多利亚就是这样一支极为特殊的球队,它总能勾起人们最特别的情愫与之交融。就算是悲惨降级,你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种美——看着你的所爱,缓缓地别离,直至消沉下去,就像是在欣赏一种不知所措的堕落的美丽,而稍有不同的是,这种美丽需要伴随着泪水、吞咽着悲泣……

“末代桑普”有两个见证人不得不提,他们是米哈伊洛维奇(Sinsea Mihajlovic)和蒙特拉(Vincenzo Montella)。米哈从1994-1995赛季起在桑普多利亚效力四个赛季,他以11个招牌式的任意球为球队建功,其出色的卡位和拦截能力更是球队不可或缺的。颇为令人辛酸的是,1998-1999赛季,转会到拉齐奥后的他面对旧主大演任意球帽子戏法,与他的威风八面相对比的是桑普多利亚惨然降入乙级深渊。

蒙特拉于1996年从热那亚队转会而来,在这里度过了三个赛季,他的出色表现中有浓郁的悲情色彩。当时球队已经颓势难挽,但他在首个赛季中与老将曼奇尼组成了亚平宁赛场上最锐利的攻击组合,虽然联赛只获得第六名,但是60粒总进球冠绝意甲群雄。“小飞机”蒙特拉以22球屈居大英扎吉之后,名列射手榜次席;曼奇尼攻入15球,与其他几人并列第五。1997-1998赛季曼奇尼离队,蒙特拉独撑锋线球率队取得第九名,只是到了下一赛季球队才积重难返,降入乙级。蒙特拉被罗马队买进,初到罗马就以18球奠定了球队首席攻击手的地位,即使是后来卡佩罗一直把他放在替补席的情况下,他也在2000-2001赛季斩获14球,为罗马重温冠军梦立下殊功。

降级后的桑普多利亚在乙级联赛中打拼数年,老板加罗尼为了中兴球队投入了巨资,并且他还重用有“小诸葛”之称的诺维利诺,使球队渐渐转运,这光景仿佛是当年曼托瓦尼与博斯科夫完美搭档的又一翻版。初步完成磨合后,桑普多利亚队开始高歌猛进,并且始终坚挺于升级区的行列之中。2003-2004赛季,桑普多利亚在阔别甲级四年后终于回归,他们在诺维利诺的带领下,以极其稳健的表现在意甲重新立足,更重要的是巴扎尼、弗拉基和迪亚纳等实力派球员得到了很好锻炼,逐渐成为了队中的骨干力量。本赛季,桑普多利亚在保留球队骨干的基础上,又引进了托内托(用来顶替因赌球停赛的贝塔里尼)、多纳代尔等强援,由于无需太多的磨合,桑普多利亚与中上游的对手相比有着天然的优势,至少要领先对手一个“身位”,这也为其谋求更好成绩做了良好的铺垫。

在去年夏天的转会中,桑普多利亚从AC米兰队引进的两位球员多纳代尔和库图佐夫颇为引人瞩目,前者是意大利国奥队成员,一直深得塔尔德利的赏识;后者在上赛季意乙联赛中打进15球,被寄予厚望。此外,为进一步增加了锋线的板凳深度,前亚特兰大和博洛尼亚高中锋罗西尼也加盟队中。

本赛季从鸣哨伊始就黑马迭现,升班马墨西拿、巴勒莫和卡利亚里都曾有惊艳表演,后来轮到基础坚实的乌迪内斯,但是后来人们才发现桑普多利亚后劲更足,28轮过后他们与国际米兰同积47分,仅列榜首的AC米兰和尤文图斯之后,已经成为下赛季冠军杯入场券的有力争夺者。还是用老帅博斯科夫的话为年轻而坚韧的“桑普金”送上祝福:“现在这支如此漂亮与强劲的桑普与15年前一样,所有热那亚人,不只是桑普的球迷,都应该感到骄傲!”

热那亚是意大利利古里亚大区和热那亚省的首府,为意大利最大的海港。它位于意西北部的热那亚湾北岸,南临漫长的海岸,向东西方向延伸约25公里,北靠连绵起伏的亚平宁山脉。

这座古老、美丽的海滨城市历史悠久,其起源可追溯到罗马帝国之前。早在公元前5-4世纪,它就是埃特路里亚、腓尼基和希腊进行贸易的中心城市。第三次迦太基战争后,热那亚被划入罗马帝国版图,在此后近700年的历史中,经济稳定发展的大环境使它成为世界上最繁荣的港口之一。其后历经拜占庭王朝、伦巴第人的统治更替,公元12世纪建立了热那亚共和国,并成为世界海洋贸易的中心。

1284年起,热那亚与威尼斯进行了长达一个世纪的战争,其目的当然是为了争夺海上霸权。1284年,热那亚在梅洛里亚击败了威尼斯,1298年在库尔佐拉再次获胜,此后双方的战争时起时伏。1379年,热那亚击败了威尼斯的舰队,次年逼近威尼斯的海沼,但威尼斯东巡的舰队及时回航,击败了热那亚。此后尽管有萨瓦公爵出面调停,双方间签订了都灵和约,但热那亚自此便丧失了在意大利和海上的绝对优势。后来在纷飞的战火中它又经过法国和撒丁王国的统治,直到1861年并入意大利王国。“二战”后,它依靠造船业、工业的蓬勃发展,成为了意大利北部工业三角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地中海沿岸仅次于法国马赛的第二大港口。

热那亚以灯塔闻名于世,又名“灯塔之城”,是名副其实的欧洲古代文明的发祥地,2004年被定为欧洲文化首府之一。它的建筑风格既有哥特式,也有文艺复兴式,其中尤以圣洛佐大教堂最为著名。另外圣乔瓦尼·迪·普雷教堂、斯塔涅诺公墓、胜利广场也是热那亚市的必游之地,热那亚水族馆是欧洲最大的水族馆。作为“灯塔之城”的名片式人物,伟大的航海家哥伦布、小提琴大师帕格尼尼和资产阶级革命家马志尼都出生于此,这也为热那亚市注入了深邃的历史文化底蕴。让热那亚人感到自豪的事情很多,世界上第一家银行就诞生于此,这里还是“贷款”这种如今普及全球的商业模式的始作俑者,可见昔日的热那亚经济是如何发达。

You may also like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